市人大代表建议将反欺凌教育列入必修课

2020-01-17 10:34:56 刘畅

校园欺凌一直备受社会关注,如何才能更有效地进行防范和处理。市人大十五届三次会议期间,市人大代表们积极提出建议。

电影《少年的你》片段:“你能不能保护我?……”

前段时间,电影《少年的你》热映,再次引发公众对校园欺凌话题的讨论。市人大代表、中护航(北京)科技信息有限公司董事长刘峰,今年就将目光聚焦到了校园欺凌现象。

刘峰:“前一阵子,有个小女孩,6岁、7岁就上二年级,孩子身上每天被扎一个铅笔这个印,扎了半年。然后不是前一阵子有个电影也演了这个事么,因为我也是这个少年公益学院的发起人,后来我就做了一些调研。这里头有用精神上欺负别人的,肉体上直接欺负的也非常多。”

记者注意到,本市第一中级法院2019年发布的《未成年人权益保护创新发展白皮书(2009-2019)》显示,一中院近10年共审理的167件校园伤害案件中,“60%以上的伤害事故发生在在校学生之间”,“校园欺凌问题成为校园伤害案件的重要诱因之一”。市政协委员、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吴在存指出,

吴在存:“真正诉到法院来的绝对比例没有那么高,但是校园欺凌的问题,它又有一定的普遍性。”

据市人大代表、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张雪梅分析,

张雪梅:“作为孩子来说,他在认知程度,表达能力,还有辨别能力,跟成年人都不同,那么就造就了很多隐蔽性,我们又缺乏特别及时有效的信息发现渠道,还有一方面的问题就是我们传统的观念根深蒂固,也就合理化了很多暴力行为,并没有把这个当成个事。第3个就是家庭保护的问题,父母过度关注、过度维权,可能也会使孩子在外边遇到一些伤害或委屈的时候回家,不敢跟父母说,或者这种监护缺位监护不尽责的孩子无人可诉。那么可能长时间下去,孩子就会对家庭、学校甚至司法就不信任了。”

刘峰告诉记者,他通过走访调查发现,许多学生并不清楚在经历了校园欺凌后该如何保护自己。因此他建议首先要从教育抓起,

刘峰:“把反欺凌反霸凌这方面能够进入到课堂当中,变成一个规范的教育,就跟咱们的政治教育,道德教育等等一样,让大家从心里有这种意识。”

据了解,我国教育部等11个部门2017年联合印发的《加强中小学生欺凌综合治理方案》已对学生欺凌行为进行界定,并明确提出预防具体举措、处置程序、惩戒措施等。2018年,根据市教委要求,本市各区教委和学校结合本区本校情况进行落实。市人大代表、市朝阳区垂杨柳中心小学校长钟亚利介绍了学校的一个实践案例,

钟亚利:“比如说我们原来的卫生间测挡板是全封闭的,因为我们曾经发生过两个小男孩,在这个密闭的空间里面,一个就欺负另外一个孩子,我们除了引导我们的家长进行对孩子的教育,我们也要引导去查找背后这些原因,同时我们从学校这个角度,我们将挡板都改成了半封闭的,既能够符合保护儿童隐私,同时又能够观察到里面发生的事情,从环境上就避免了发生这种可能的校园欺凌事件。”

校园欺凌问题是社会问题,张雪梅建议设立学校幼儿园事故纠纷专业调处机构,作为“第三方”来引导学生、家长通过法治的途径理性表达诉求,及时保护孩子权益,降低伤害风险,

张雪梅:“机构它首先一定是公益性的,由这个专业的机构客观公正地在家长和学校以及其他主体之间进行共同调处,我认为在这方面更容易获取家长的信任,而且也能够减少诉讼成本,更主要是能够及时化解,避免给学生因为这种事故造成后续的心理精神方面的伤害。”

北京广播电视台融媒体中心新闻广播记者 王悦